中國央行和美聯儲互動會越來越多

馮郁青

美聯儲是否會在9月加息,這一備受投資者關注的問題將在當地時間18日揭開謎底。而此時恰逢中國經濟放緩,新興市場資本大量外流,世界經濟的走向陰晴不定。

美聯儲最終會作出何種決定?中國經濟的前景又會走向何方?近日,第一財經記者邀請了前紐約美聯儲副主席、現瑞士信貸公司的首席經濟學家尼爾·索斯(NealSoss)以及在中國A股市場仍有投資的博茂集團(世界最大的對沖基金公司之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艾薩克·蘇埃德(IsaacR.Souede)把脈世界經濟的走向。

9月加息可能性不大

第一財經:考慮到當前全球經濟相對較大的不確定性,美聯儲會在9月宣布加息嗎?

索斯:我認為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全球金融市場是否穩定。美聯儲過去僅根據美國的經濟情況決定是否加息,但是也有其他需要考慮的因素,比如金融市場的波動。所以如果全球金融市場的情況較為穩定,美聯儲可能會做出加息的決策;如果不穩定,美聯儲可能會需要更長時間來決定是否加息。目前來看9月加息的可能性不大。

蘇埃德:美聯儲很早就放風要加息,所以其初衷是希望加息的。美國經濟目前的年增長率為2.5%,通脹率非常低,為1.1%。在這一背景下,美聯儲會加息。但考慮到全球經濟、新興經濟體、日本和歐洲,美聯儲需要十分謹慎。

當然,不是完全不加息,只是要明確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如果美聯儲明確會漸進地加息,那麼加息比不加好。我認為,9月加息的概率是30%,12月的概率是40%,明年的概率是50%。但是他們應該停止市場的各種猜測,明確向市場傳達「會漸進地加息」。有一點是一定的,就是中國央行和美聯儲之間的互動會越來越多。

第一財經:美聯儲加息是否主要依據美國經濟情況?

蘇埃德:以前是這樣,但是現在是全球經濟。當你看耶倫(美聯儲主席)的言論和著作時,很清楚地體前金國小 直屬現了他們對全球經濟的考慮。如果只考慮美國經濟,現在應該加息。但是事實是現在沒有加息,他們還在考慮這個問題,這可能與全球經濟情況、與新興經濟體的影響相關。

索斯:我認為美聯儲會合適地看待這個問題,他們的法定義務是管理好美國的貨幣經濟。我不認為中國經濟會對美國經濟造成極大的影響。中美都根據自身的情況制定經濟政策。

對中國股市仍有信心

第一財經:近期全球金融宜昌國小直屬市場起伏跌宕,這引發了人們對中國經濟及其對美國經濟影響的擔憂,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蘇埃德:這不僅僅是中國經濟放緩所造成的,美股本來就已經被高估。中國在經歷從投資驅動向消費驅動的經濟模式的轉變。目前消費佔中國GDP的比例差不多37%,如果這個數字要達到50%以上,可能需要20年左右。現在我們看到中國政府允許人民幣輕微貶值,在其看來,達到50%需要比20年更長的時間。但是從長期來看,轉變經濟發展模式是有必要的,這將是一個全新的、長期的過程,因此我對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產能過剩等問題並不驚訝。重新平衡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但是我有信心中國最終將完成轉型。當你嘗試有規劃地改變一個規模10萬億美元的經濟體時,一定會遇到很多困難,需要很長時間。

就中國股市而言,我對市場的大跌不驚訝,當然它因太多的融資融券所放大。我認為正常的跌幅在20%~30%,隨著時間變化,市場會在4000點時達到穩定,這會是比較合理的正常的市盈率和價格。在接下來的1~2大隱國小聯誼年內,我們將看到中國的股市趨於穩定。

第一財經:你的公司在A股仍有投資?

蘇埃德:是的。

第一財經:你對中國金融市場和經濟仍有信心?

蘇埃德:我們是在上證指數1800點的時候進入的,到4000多點時沒有撤出,在中國香港經濟此前不景氣的時候,我們也沒有撤出。我期待市場會在近期穩定。

中國經濟增速放緩是轉型需要

第一財經:目前中國經濟放緩,很多人認為中國這次不可避免地要硬著陸。你認同嗎?

索斯:我認為中國的發展可能有些結構上的問題需要處理,比如人口問題。中國長期以來保持了極高的增速,非常成功。這使得中國如今成為世界經濟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同時也使得追求更高的增速變得困難,所以增速相對減緩是正常的。在此過程中,中國可能會遇到許多問題。但是我個人對中國經濟和經濟政策有信心。增速放緩是事實,但是不至於崩潰。

第一財經:中國的出口在今年7、8月兩個月連續出現下降。這會令人不安嗎?

蘇埃德:世界經濟的需求有限。另外,中國從戰略角度,希望轉變經濟發展模式,從投資拉動經濟轉化為消費驅動,所以我不擔心外貿出口。

對於中國,策略性地來看,除了要看製造業,還要看服務業。那些對中國不看好的人只盯著中國的製造業,會得出中國經濟問題很嚴重的結論。但是中國經濟正經歷從製造業向消費的巨大轉變,在未來2~3年內7%大南國小啦啦隊女生並約會吃飯方法的增長率對一個正在轉型的經濟體來說很正常。

第一財經:也會更健康,是嗎?

蘇埃德:絕對的。對中國來說,在出口、投資和消費之間取得平衡是非常重要的。但這會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估計是20年左右。另一個需要考慮的是固定收益。隨著時間流逝,準備金比率會繼續下降,人們會期待中國有更低的利率,使在中國的固定收益投資變得更加有吸引力。

第一財經: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是非常重要的調節經濟的手段。但是上月央行宣布允許人民幣貶值后,8月外匯儲備下降了93.9億美元。你認為資本流出會繼續嗎?這對於中國經濟會是一個問題嗎?

蘇埃德:目前中國政府有足夠的外匯儲備來調節經濟,這是經濟轉型非常重要的工具。所以中國可能需要更小心地運用這些資本。3.5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是一個巨大的數字,這就使得中國和巴西面臨的情況非常不同。中國有這樣的一個緩衝,而巴西則非常困難。

目前,資本外流的情況可能會使政府更小心地考慮把外匯花在哪些方面,但是對於外匯儲備的規模我是不擔心的。

新興經濟體黃金時代已過

第一財經:伴隨著中國經濟放緩以及資本從新興市場大規模流出,有人認為屬於新興經濟體的黃金時代已經結束了,你怎麼看?

索斯:我覺得有一定的道理。新興經濟體不再那麼「新興」,因為它們已經在世界經濟中佔據了很大一部分。中國的第二產業規模已經超過了美國,要實現更快的增長是十分困難的。而這種增速的放緩是自然的。

資本從新興市場流出是對重新平衡全球金融資本的一個反映。當新興經濟體快速增長時,資本流入使它們發展壯大,但是新興經濟體現在已經達到了一定規模,不再有快速增長,資本流出也是必然的。

#MUTUAL_CHAI中華藝校附設國小啦啦隊女生並約會吃飯方法N#第一財經:所以你認為我們對此不必驚慌,這是正常的現象。

索斯:是的,不必驚慌,恐慌通常不會帶來好結果。

第一財經:因為之前金融市場的動蕩,人們開始對美國經濟產生質疑和擔憂。美國失業率等數據看起來都不錯,但是美國經濟的真實情況如何呢?

索斯:我覺得從經濟周期上來看,美國經濟達到了預期。美國的經濟增速可能比過去要低,但是失業率的下降證明我們做得還不錯。從長期結構來看,美國經濟也存在其他國家所面臨的問題,這些問題與人口老齡化密切相關。人口老齡化對於中國來說也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很多國家都有這樣的問題,我不確定這個問題是否會顯著地削弱貨幣政策的積極影響。

蘇埃德:我認為美國經濟不算極好,但是比較正常。消費者信心指數還不錯,增長率也還行,就業率也不錯,最低工資也漲了不少,但維持美國經濟活力的關鍵是生產率。生產率提高,工資才會提高。美國經濟的健康發展需要生產率在未來18~24個月中達到1.5%,而現在只有0.7%。有些人對此有一些擔憂,認為生產率很難上升。而另一些人認為,生產率是有周期的,隨著經濟的進一步好轉會繼續上升。

第一財經:在全球金融市場恐慌時,有種說法是因為金融危機有七年周期,從2008年發生的金融危機到現在2015年,已經過了7年,我們可能會出現另一次金融危機。你如何看待這種觀點?

蘇埃德:這種說法不靠譜。我不認為未來2~3年內美國會出現經濟衰退。美國經濟還沒有恢復到正常的階段。經濟恢復正常之後才會面臨經濟下行的問題。我個人認為,如果管理妥善,美國需要至少2~4年的時間恢復。在真正的危機到來之前,美國經濟仍然有上升的空間。

索斯:我覺得這種理論有些過於簡單。從經濟周期來看,美國仍然處於攀升的階段。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